全部
  • 默认栏目
  • (26)

饭局的秘密

饭局的秘密 (《文学教育》“散文新作快评”专栏之十)——读阿荣散文《中国的饭局》石华鹏阿荣的《中国的饭局》是一篇读之尽兴、思之有味的散文。此类有些见地、有些胆识、有些文气的文字,在铺天盖地的散文中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能让人眼睛一亮。文章不长,但颇有气概。这气概是他想把一个很难说清楚的问题说清楚:人生在世,为了什么?我们听到过许多冠冕堂皇、煞有介事地回答:“为了人生的价值,为了生存的意义”、“为了伟...

  • 2099
  • 0
  • 15
  • 0
2013.11.10 16:59

一个乡镇“屌丝”的奋斗史

一个乡镇“屌丝”的奋斗史——读江俊涛长篇小说《我们的青春无处安放》石华鹏我以为,“屌丝”是我们这个时代,一个充满无限活力,并具有无限想象空间的词汇,它是如此准确又如此模糊、如此传神又如此开放地概括了一类青年的物质生存状态和精神生存状态。——这个词流行的广度和力度说明了这一点。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屌丝”的概念,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对号入座的“屌丝”。在我心里,许成发是一个十足的“屌丝”青年。许成发何许...

  • 603
  • 0
  • 0
  • 0
2013.07.31 17:22

神秘而令人遐想的紫河车

神秘而令人遐想的紫河车 (《文学教育》“散文新作快评专栏”之五——读苏诗布散文《紫河车》 石华鹏 紫河车是指人的胎盘。说到胎盘,人们会想到母亲、母爱和生命等关键词。紫河车让人想到什么呢?或许什么也不曾想到,因为这个藏在药典里的词汇多少有些生僻,但“紫河车”三个字组合在一起称得上美妙,美妙得有些不可言说,美妙得有些天马行空,甚至还有些浪漫。《本草纲目》释其名谓:“天地之先,阴阳之祖,乾坤之始,...

  • 1832
  • 0
  • 4
  • 0
2013.06.29 09:27

陈丹青文字的味道

文字的味道 (《文学教育》“散文新作快评”专栏之四)——读陈丹青散文《葬礼与追思》石华鹏 追读陈丹青的文字已有些年,他每有新书或新作出来,我都会设法弄来读一读,一遍,或者两遍。我以为,无论文坛怎样骚动,今天谁红火,明天谁获奖,其实在读者的枕边,在读者强大而沉静的内心里,因喜爱而追读的文字就那么一些,其他的大多只是随手翻翻,然后扔到一边,然后便忘却。陈丹青的文字是我喜爱并愿意多读几遍的一类。陈...

  • 862
  • 0
  • 19
  • 0
2013.05.28 09:37

将批评进行到底

将批评进行到底——关于“罢看《文学报》事件”的一点说明 石华鹏 关于文学批评的话题,最近有些小小的热闹,这热闹的“导火索”,是《收获》的程永新“再也不想读《文学报》了”的微博和《收获》的叶开对《文学报·新批评》的“炮轰”——姑且称之“罢看《文学报》事件”。前者在微博中表示“再也不想读《文学报》了”,其理由大致是说“如果说以前对王安忆《天香》的批评、对贾平凹《带灯》的批评只是显示幼稚可笑而已,那...

  • 382
  • 0
  • 4
  • 0
2013.05.21 10:15

文学作品排行榜可以休矣

文学作品排行榜可以休矣石华鹏 每到岁尾年初,总会有好几种年度“文学作品排行榜”接二连三出炉。无一例外,这些“排行榜”冠以的名头都很吓人:“中国文学”“中国小说”“中国散文”——此架势,大有为过去一年中国文学“指点江山”的气概,也有为过去一年中国文学“盖棺定论”的决心。比如,在今年二三月的文学文艺类报纸上,我就看到了这样一些已经揭榜的“排行榜”:“二0一二年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中国小...

  • 849
  • 0
  • 15
  • 0
2013.03.29 10:59

贾平凹《带灯》:一部没有骨头的小说

贾平凹《带灯》:一部没有骨头的小说石华鹏 一 读一部小说的理由 一个作家,尤其一个名作家,隔三岔五总会弄出一部长长的小说来,不如此,仿佛不能证明自己和自己影响力的存在,就如“钉鞋的老往人脚上瞅,马副镇长抓计划生育,他是看任何妇女都要看肚子大了没有……精神病院的医生干久了或许也就成精神病了吧。(此话引自《带灯》)”——或许是习惯使然,一个人一旦成了作家,写就成了习惯,不写,闷得慌,“鸡不下蛋...

  • 3529
  • 1
  • 26
  • 0
2013.02.22 14:25

欲言又止是一种写作美德 (《文学教育》2013年“散文新作快评”专栏之一)

欲言又止是一种写作美德——读吕纯晖散文《穷苦朋友》 石华鹏 写过许多漂亮小说的吕纯晖也写过许多漂亮的散文,这些散文收录在她近期出版的新书《出生地》里。我集中读她的小说是在十年前,现在,那些美妙的阅读记忆被这本书重新激活,让我期待有加,尽管两次阅读间隔了这么久,但一个写作者对文字的热爱和一个阅读者对文字的牵挂,依然穿越了时空的山高水长而再次相遇,我相信这是文学的魅力。在《出生地》众多的散文中,我要...

  • 286
  • 0
  • 0
  • 0
2013.01.20 09:45

写在小说边上(三)

写在小说边上(七)给人物还魂有人物但人物没有生命,是很多小说中出现的尴尬一幕。很多写小说的朋友使大力气来写人物,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宏大的理想,希望有朝一日,他们笔下的人物能像鲁迅先生的阿Q、祥林嫂一样流芳千古,永远“活”在读者心中。可是,往往事与愿违,他们笔下的人物虽然同祥林嫂一样有名姓,有出生地,但就是“活”不起来,像失了魂魄一样,见不到生命力。生命力是什么?生命力是小说人物自己发出的属于自

  • 256
  • 4
  • 12
  • 0
2007.03.12 21:01

比小说还小说的语言

比小说还小说的语言三年没回老家,这几天回去.天很冷,村子里很静.包围村子的稻田,成了秃子.我站在自家的谷场坪发呆.村外的田埂上走来一人,担着两只空粪桶,粪桶荡来荡去.有些远,看不清面孔.村人都忙着打麻将去了,谁还把心思花在地里?近了才看清,是铁军父亲.铁军跟我一天出生,拖妻带子到城里做装修谋生去了.可能年纪大了,铁军父亲揉了揉眼睛.发现是我,有些意外,"哦,华鹏回来了!"我笑着迎上去

  • 249
  • 8
  • 17
  • 0
2007.01.16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