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排行榜可以休矣
2013-03-29 10:59:04
  • 0
  • 0
  • 16

文学作品排行榜可以休矣

石华鹏

  每到岁尾年初,总会有好几种年度“文学作品排行榜”接二连三出炉。无一例外,这些“排行榜”冠以的名头都很吓人:“中国文学”“中国小说”“中国散文”——此架势,大有为过去一年中国文学“指点江山”的气概,也有为过去一年中国文学“盖棺定论”的决心。比如,在今年二三月的文学文艺类报纸上,我就看到了这样一些已经揭榜的“排行榜”:“二0一二年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中国小说学会2012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2012中国散文排行榜”等。

   三个都是排行榜,三个都是关于2012年中国文学,只不过有的是单项排行,有的是囊括所有文学体裁的多项排行,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谁更值得信任?谁的发布最有权威?谁又有资格代表整个中国文学发言?或许,这些过于正经的问题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去追问,因为发布这些排行榜的,不是某家报社、某个杂志社就是某个学会的几个人,既不见公开也不见透明,既不见写作者参与也不见读者投票,神不知鬼不觉地搞出一张“单子”来,那么几个人,粗暴而简单地,就把一年来全中国的成万上亿的文学作品用几篇给“秒杀”了,文学之“梁山好汉”的“座位”轻而易举地也给排出来了。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排行榜其实当不得真,因为发布这排行榜的就没把这事儿当“真”,他们更多地是看中了“排行榜”这三个字的噱头:一是拉大旗作虎皮,“中国文学排行榜”,看起来很吓人;二是立自己的山头,搞这么个榜,吸引很多希望“被承认”的写作者,看上去彼此都很风光。这一切,“祸”起“排行榜”。

“排行榜”曾经是个热门词汇,很能吸引眼球,很能制造新闻效果,因为它里边有竞争,有PK,甚至还有火药味,我胜出你就得淘汰,而且“座次”有一有二,如百米速度竞赛。榜上有名者是实力的象征,是PK的结果,公平公开,荣誉感极强,很多人在乎,当局者在乎,旁观者也在乎,所以“排行榜”三个字总是很受人亲睐。一直以来,各类排行榜层出不穷:歌曲排行榜、图书阅读排行榜、大学排行榜、奢侈品排行榜、富豪排行榜,等等。排行榜始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先河的是流行歌曲排行榜,叫“打榜”。我记得当年我也是忠实的投票者,喜欢哪一首歌,从报上剪下投票单寄信去投票,一周后公布,喜欢的歌排名升升降降,自己心情也随之喜喜悲悲,很刺激。那时的排行榜是真诚的排行榜,慢慢地,人们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注水、买卖、操纵,排行榜变得虚假起来。现在虽然还有各种排行榜,但假到人们不在乎了,当一种娱乐玩玩而已。

不知何时,文学作品排行榜也来“排行榜大军”里凑热闹了。但是从开始,这个排行榜似乎就没有多少人在乎,写作者有的在乎有的不在乎,读者一概不在乎,弄文学批评的也不在乎。可以说,文学作品排行榜连“鸡肋”都算不上,既无“商机”上的肉,也无“权威”上的味儿。尽管如此,以上三个文学作品排行榜还是年年揭榜,各自发布各自的,其实这里边,三个“榜”彼此也在PK,也在“打仗”,掖着、藏着尴尬:三个榜摆在那里,如果入榜的作品没有重复,说明没什么评判标准,各自在玩各自的,没什么说服力;如果入榜的作品太多重复,说明彼此抄袭,没有三个榜都存在的必要;再者,如果重复太多,自己那些“关系户”“利益共同者”又怎能入榜呢。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如果我们再有心一点,看看三个榜的那些入榜作品,老实说,2012年还有多少漂亮作品都不在此之列,尤其是那个“2012中国散文排行榜”,简直不靠谱,入榜的三分之二的散文,质量之粗糙,水准之低下,不忍卒读。如果您不相信,您把那些文章找来读一读就明了。

所以,我建议:年度文学作品排行榜可以休矣。我的理由有三:一是缺乏普遍性。每年,中国文学诞生的作品不计其数,尤其是网络发达之后,多少文学的珍珠藏于文字的海洋之中,一个排行榜入榜几篇,怎能就说是“中国文学”“中国小说”“中国散文”的排行榜呢?就那么几个人评选,您又读了几篇文章呢,您的眼光之外,又遗珠多少呢?二是缺乏参与度和公开性。这些榜是怎么运作的,别说普通读者,就是我们这些日日与文字打交道的人,也不得而知。再加上读者、作者都没有参与的所谓的“排行榜”,又怎能有说服力?自娱自乐的“排行榜”不如消失。三是文学作品不适合排“座位”、分名次。文学作品的好坏,没有量化的评判标准,它事关内心,事关灵魂,内心和灵魂怎能分出个一二、称出个轻重呢。而排行榜的排定,最重要的一点是有量化的标准,比如小说阅读排行榜,看点击量;比如慈善排行榜,看谁捐的钱多,而文学作品排行榜,看的是什么呢?什么都可以看,什么都不可以看,没有标准。没有标准,便不适合弄排行榜。

退一步说,如果“排行榜们”真没事干,还是想为文学事业增添一丁点儿热闹,继续弄这个年度“文学作品排行榜”的话,“排行榜们”可以把“中国”二字拿掉,以报社、杂志社、学会的名字命名弄个排行榜那还是可以的,千万别一上来就把“中国文学”给粗暴地代表了。


                                                                             载《文学报》2013年3月28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