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是人性的跑马场
2013-06-11 19:25:23
  • 0
  • 0
  • 5

股市是人性的跑马场

石华鹏

何为人性?简言之,就是人的七情六欲——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六欲:色、声、香、味、触、意,即眼要观、耳要听、鼻要闻、舌要尝、身要触、意要想。七情是心里动态,六欲是生理需求,一内一外,一动一求,说尽人之本性。这人性好比一匹野马,时而温和时而刚烈,很多地方都是它的跑马场,我以为,能让它淋漓尽致地撒野的,是股市。

我妻子炒股,我在岸上帮忙或者帮闲。所谓帮忙、帮闲,就是提供资讯,兼带评股荐股,像电视上那些煞有介事一本正经实则信口开河的股评家那样,我为我妻子的前台操作提供后台服务。比如妻子问这只股怎样。我说行业是夕阳行业,不值得冒险。妻子问那只股怎样。我说明星企业明星董事长正闹绯闻,行情会下来,可以进。等等。

妻子不抹我面子,尊重我的意见,但每次征战都是铩羽而归,总是亏,所以我的岸上服务,没什么成绩可供夸耀,有时越帮越忙,有时越帮越闲。其实我对股市一窍不通,也是信口开河,还好我懂得“炒股便是炒人”的道理,说股市怎样,说哪只股怎样,其实是说这背后的人、人心怎么样,所以我也说得头头是道,说得人模狗样,而心不虚。慢慢地,我威信扫地,妻子不再咨询我,咨询我是亏,不如不咨询我,此后据她说,自力更生,成绩还不错。

我算不上股民,充其量只是“股民帮手”,不懂股市,但我对“股事”颇为上心。不上心,不知道,一上心,吓一跳。“股事”之奇、怪、险、狂,真是让人嗔目结舌,取材下来,无需编造,可以直接拍一部惊悚恐怖大片——“股事风云”。

这“风云”里,有人前天在地狱,昨天在天堂,今天成为传奇。此话怎讲?一散户,卖掉房子炒一只股,家无定所,妻离子散,没曾想,过一夜,那只股从两元多一下子蹦到十多元,一天尽赚500万,此人却茫然不已,说不知是高兴还是心酸,有了这些钱,其他什么都没有了;有人则相反,昨天在天堂,今天在地狱,明天成为悲剧。一老股民,炒股二十几年,未曾失过手,一次失手,断送了他二十几年的积蓄,想不通,觉得在“股友”面前面子挂不住,从十楼上一跃而下。这“风云”里不仅有悲剧、喜剧,还有奇剧、怪剧。一小年青,喜欢逆熊市而上,许多人不敢出手时,他从四万加到近百万,屡屡斩获,年终盘点时进账八十多万,他的怪招是,做超超超短线,即当天买,第二天卖,卖了当天买入,第三天卖出,涨几分钱抛出,绝不留恋,跌几分钱坚决斩仓,也绝不留恋,可谓怪;也有奇的,股神巴菲特8岁开始炒股,咱们中国的一对从事证券业的夫妇崇拜巴菲特,为自己7个月大的儿子开设了炒股账户,该婴儿成为中国年龄最小的股民……有人在这里暴富,有人在这里扬名,有人在这里丧命,有人在这里心焦,有人在这里妻离子散,有人在这里声色犬马,有人在这里慨叹,有人在这里悟道,“股事”风起云涌,一言难尽。

我们不禁会问,是何方神圣赋予股市如此大的魔力,让人为之神魂颠倒、欲罢不能,甚或抛头颅洒热血?其实答案并不复杂,一切皆因“钱”。最早的股市诞生于1602年的荷兰,同时期的伟大剧作家莎士比亚不仅在他的剧作中写到了股市的雏形——《威尼斯商人》里的富商安东尼奥向朋友借钱投资并许诺如果还不上割下身上一块肉——而且在他的剧作《雅典的泰门》中揭示了金钱的魔力:“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只要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本质上说,股市的魔力就是金钱的魔力,只不过股市为金钱的交换搭建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场子,人们在这个场子里进进出出,像玩游戏一般沉迷其中,像探险一般惊险刺激,像乘过山车一般起起落落。

久而久之,这个场子犹如宇宙中的黑洞一般,体积越来越大,能量越来越大,将人世间的种种“场”——名利场、心气场、娱乐场、奋斗场、冒险场等——全都吸附到自己周围,成为一个超级“场”,股市就是这样一个超级“场”。

在这个“场”里,人性这匹烈马尽情撒野。

佛说,人有三毒:贪、嗔、痴。三毒中贪为首。股市里,贪是毒药,但多数人都会饮下它。一些股民,一年365天,天天满仓,心情来回坐电梯,赚了舍不得出,大盘六千点了想着八千点,今天涨了期待明天还会涨,一个字——贪;赔了也不出,总想明天会回来,明天还是继续赔,心想后天会回来,还是那个字——贪。损失终于惨重了,懂得了“贪”的恶果,但再战江湖时,还是贪。这就是人性。

人的“七情”里有悲、喜,有恐惧,关于此,宋代范仲淹有句名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美国股神巴菲特也有句名言:“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名言之所以成为名言,是因为做不到,这两句话在股市里仍难做到。比如,你从五只候选股票中挑选了一只,结果第二天,另四只股票都大涨,就自己买的那只股票大跌,以至辛苦一个月赚的被最后一只股票全部摧毁。你能不悲、甚而嗔吗?嗔就是佛说的愤怒的意思。再说贪婪和恐惧,身在庐山中的时候,谁又能识庐山的真面目呢?该贪婪该恐惧的时刻,实在难把握。

赌、撞大运是人的天性,股市更是纵容和放大了这种天性的,因为股市乃冒险者的乐园,可以不劳而获,可以一夜暴富,可以惊险刺激,谁又愿意把自己可怜的几个鸡蛋分放到不同的篮子里呢?谁又不想赌一把、撞个大运,一夜成名天下知呢?不仅大鳄在赌,小小的一个散户也是如此,赌和撞大运是一棵树,根植在多少股民心中的。

股市终究成为多少股民的伤心地,人们欲哭无泪,因为人性这匹烈马在股市中实在难驾驭,所以有人调笑说,只要你是个正常人,你就避免不了在股市中留下一个孤独、落寂、哀叹的背影,股神巴菲特全世界只有一个,而且是一个非正常的人。

哀叹之后,总会有些关于“股事”的总结,什么“机会是跌出来的,风险是涨出来的”、“绝处逢生,熊市无底,牛市无天”;什么“小富由己,大富在天”、“人在炒股,股也在炒人”;什么“逆反行为和从众行为一样愚蠢”;什么“独立思考,不言放弃”……其实,话说到这里,已经不是在总结股市,而是在总结人生,总结人性了。


                                      载《中国艺术报》2013年6月4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