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场较量都是心的对弈
2013-11-20 10:04:49
  • 0
  • 3
  • 0

任何一场较量都是心的对弈

——读林筱聆长篇小说《心弈》

石华鹏

来自中国名茶铁观音故乡——福建安溪的青年作家林筱聆,在出版了长篇小说《女镇长》、《致命六合彩》、《嫁给女人的男人》之后,前不久又出版了长篇新作《心弈》。

与诸多女性作家写作风格稍显单一、柔弱所不同的是,林筱聆的写作显得多样和锐利许多,无论在题材上还是写法上,她总在追求一种复杂和力度。这种追求是在她一部一部小说的写作中完成的。之前出版的《女镇长》,写一个美女镇长男人化的生存之道,她既要面对婚姻的困扰,又要应对官场竞争,苦闷又难以自拔,小说注重人物内心的描写和开掘;《致命六合彩》写六合彩的毒害,表达了作者憎恨和呼喊,期望在漩涡中拯救堕落的灵魂,作者强调了小说的社会干预能力。

到现在的《心弈》,林筱聆的小说变得日益内敛和生动起来,这是一个小说家趋近成熟和一部小说出色的标志。《心弈》写一个信息诈骗犯的自白,采用作家采访,犯人回答、回忆的写法来结构小说,应该说这种写法与小说要表达的内容是浑然一体的。

小说虽然写的是一个自负的信息诈骗犯的“回忆录”,但因作者采用“我看”——即作家采访手记——和“他说”——即犯人自白——相结合、交叉推进小说的方式,使小说摆脱了“回忆视角”的叙述局限性,其题旨和故事便有了多向度“误读”的可能。如果从路远明——信息诈骗犯、小说主人公——的角度来读,《心弈》是一部犯罪心理学小说;如果从作家“我”的角度来读,这是一部具有人文关怀的社会批判小说;如果从信息诈骗这一事件的角度来读,这又是一部情节精彩、揭示骗术的防骗小说;如果从情感的角度来读,这还是一部表现世间人情冷暖的伤感小说……

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被作者写出了人和人心的复杂,由此可见,林筱聆在《心弈》中成功塑造了一个“立体的、全方位的、能引起读者共鸣的”小说人物形象——路远明。路远明是个什么人呢?他是社会环境、家族影响、自我放逐等诸多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一个“矛盾体”:小时贫穷失去自尊与非法发家后的自负、诈骗敛财与热衷慈善、唯利是图与贤孝爱幼、智商超高的骗术与笨拙低下的价值观、表面不服悔改与内心彻悟的忏悔,等等,这些是与非、善与恶的两种极端品性和行为都在他身上混合而分裂地存在。这样的人在我们生活中少吗?不少。这是一个成功的小说人物,他让我产生了共鸣。

小说名“心弈”,如果为小说找一个统领全文的“题眼”的话,我以为路远明的一句话很合适:“任何一场较量都是心的对弈。”也许生活的本质就是较量,与他人的较量,与自我的较量,与规则的较量,与情感的较量等等。小说写了诸多的较量:诈骗者与被诈骗者的较量、诈骗者内心的自我较量、情感的真与假的较量、罪与罚的较量、挣扎与忏悔的较量,每一场从外表看来或刀光剑影或水平如镜的较量,其实都是内心翻江倒海般的对弈,对弈就是内心的战争,可以说《心弈》成功而丰富地写出了一个信息诈骗犯路远明的内心的战争,就如小说告诉我们的,这一场特殊的战争的最后结果是——没有赢家。

《心弈》这部小说取材于一则新闻报道,当年许多媒体都进行了报道。几个年轻人利用虚假中奖信息,引诱北京某著名高校的知名退休老教授上当,该教授在先后8次累计被骗14.7万元后,愤然投书中央领导,引起高层关注,掀起全国范围内为期两个月的“打击治理利用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专项行动”。一则新闻到一部小说的距离是相当遥远的,与这则简单的新闻相比,小说《心弈》表现出了小说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它的信息量更大,它提供了“误读”的可能,它让人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并且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诈骗犯的人物形象,为当代小说人物画廊中挂上了一幅新的人物图。

对这个小说,我要对它的语言提出一点批评,有些地方的语言不够精炼、灵动,稍显啰嗦,有些对话写得太满,太直白,应该更含蓄些,留些空白,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当然,瑕不掩瑜,我以为《心弈》是一部揭示了残酷人心而又饱含温情的出色的小说。

                                           载《文学报》2013年11月14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