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文坛的“新名人”焦虑
2013-12-13 10:15:21
  • 0
  • 3
  • 3

话说文坛的“新名人”焦虑

石华鹏

到今天为止,中国当代文学有影响力的作家中,大多都是和莫言同时代的。按说这个多元化的时代应该出现更多好的作家,但似乎新的作家中影响力大的、名气大的并不多?”

“总体来说,这些80后、90后的作家,和国内比,差距仍旧明显,和国外比,差距就更大。他们要成长到足够的水平,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历练和沉淀。……”

以上的一问一答,是我从网上一则记者对一位评论家的访谈中摘录下来的。如果您对中国文学有所关注的话,您时不时会听到以上的问话和谈论。如果您来自某省,或者您有机会进入某省的文学研讨会现场,您也可能会听到类似的谈论:“咱们省的文学有点青黄不接啊,除了几位老作家全国有影响力外,年轻一代中有一定全国知名度的一个都没有,而且连这种成名的迹象都看不到,问题很是严重啊……”

是否可以这么认为:中国的文学似乎总处于无端地“焦虑”之中,之前有诺奖焦虑、市场冲击焦虑,等等,现在又有了新的焦虑——“文学新名人”焦虑——姑且如此称呼吧,即年轻的、有全国知名度的文学新人。

首都北京有中国作协,各省有省作协,这样,文学便有了“国家级”和“省级”的划分,中国文学、福建文学、湖北文学、陕西文学,山东文学……以地域来划分文学版图构成了中国文学一道宏大而独特的风景。与此版图对应的是各地对“文学新名人”的呼唤,中国文学有中国文学的呼唤,福建、湖北、陕西、山东等各省有各省的呼唤——热切期待出现具有全国影响力、全国知名度的年轻作家——但是千呼万唤使不出来,于是有了一些焦虑,这焦虑虽不至于严重成焦虑症,但也成为中国文学和各地文学发展中的一块心病。

要弄清这“文学新名人”焦虑的原因,先得弄清是谁在焦虑。想来想去,发现焦虑的人士无非这样几类:文学研究者、作协机构的管理者、文学类报刊的编辑记者,以及少数文学“发烧友”等。

这几类人士为什么焦虑呢?原因无法归类概括,每个焦虑都“个出有因”:一、以权威、全面的视野打量一国一省之文学,发现值得评论的“文学新名人”并不多,评来评去就那么几张老面孔,厌倦了,文学评论的刺激和冒险都没有了,便有些焦虑——怎么没有“新名人”出来做评论的标本呢?这种焦虑来自队伍庞大的文学研究者;二、文学既然有地域版图,又有某种官方性质,那当然应该有一定的“政绩观”了,这政绩就是出作品、出人才,获鲁奖、获茅奖,如果有新人在全国冒出名头来,当然是一笔可以向上级邀功的财富了。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出现呢,作协机构管理者就会有一些焦虑了;三、如果文坛长久没有“文学新名人”出现,文学类报刊的编辑记者可就坐不住了,他们一是担心无米下炊,二是看戏不怕台高,文坛总要有些热闹才能吸引人的眼球,拉动报刊的销量,老是那几张老朽的熟面孔,喜新厌旧的读者都不买账了;四、还有一种焦虑的原因来自一些文学的“发烧友”,他们的地域自豪感很强烈,在外省人面前,他们以本省的文学名人为荣,在外国人面前,他们以本国文学名人为荣,谈起来,对那些文学名人如数家珍,如果长久没有“文学新名人”可供夸耀,他们当然也会焦虑了。

有焦虑,就有解决焦虑的举措。老实说,各级文学管理机构为出“文学新名人”是做了许多工作、采取了诸多举措的,比如评奖倾斜、出版支助、举办各种高级讲习班、签约作家、文学采风等等,至于是否有“文学名人”出现另当别论,但对促进“文学新人”的成长和扩大文学的影响力是有促进作用的。这一点值得肯定。

但是,就“文学新名人”焦虑——总是急功近利、立竿见影地期望多出“名人”、快出“名人”——这件事情本身来说,我以为是很滑稽的。首先,前面提到了几类焦虑人士,有谁不为此焦虑呢?读者。在读者那里这个“文学新名人”的问题是不存在的,他们脑海中没有福建文学、湖北文学、陕西文学,山东文学……甚至中国文学的版图概念,他们心中只有好的文学和坏的文学,就如同王尔德所说“书无所谓道德的或不道德的,书有写得好的或写得糟的,仅此而已”,读者只会选择好的文学读,不会看你是哪里的,不管你是“文学旧名人”还是“文学新名人”,不管你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读好文学是他们唯一的概念。话再说回来,真正的“文学新名人”是靠读者这个文学阅读市场,以及漫长的时间考验共同来完成的,而非某机构、某某人打造和呼唤出来的,所以这种焦虑多少有些不靠谱。

其次,文学不相信“进化论”。不是说今天的文学就一定会比昨天的文学强,也不是说70后、80后作家就一定会比50后、60后作家厉害,文学的发展不是这么回事儿,从大历史观的角度来看,文学有“丰年”,也有“荒年”,有时候前一个五十年会出现一批大师,而后一个五十年一个大师也不会出现。就欧美小说来说,比如文艺复兴时期,就诞生了塞万提斯、莎士比亚等小说大师,而到了18世纪,除了有席勒、卢梭等大诗人、大思想家以外,小说大师是缺席的。所以说文学中没有“进化论”,同样道理,我们有了一批“文学旧名人”,我们不一定就会一定有一批“文学新名人”,这焦虑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再者,时代变了,靠一篇作品成名天下知的时代过去了。50后、60后那批作家大多少年成名,有的仅靠一两篇东西就成名了,但是今天不同了,你发表100篇小说,出版10本书也不见得成名。而且,文学由当年的主流地位回归到小众范围了,要在写作上脱颖而出成为影响力巨大的“新名人”,其实是更加难了。所以,对“文学新名人”的焦虑多少显得有些大而无当了。

总的来说,对“文学新名人”的呼唤和焦虑是没有意义的,不如不去焦虑,把心态放平和,安静地去等待,等待天时、地利、人和到来之时,“文学新名人”“文学大师”的降临。



                                           载《文学自由谈》2013年6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