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给了我一事无成的快乐
2013-12-18 10:20:13
  • 0
  • 4
  • 3

写作给了我一事无成的快乐

——散文集《鼓山寻秋》后记

我快四十岁了。从二十多岁开始舞文弄墨,弄了二十年,也没弄出个什么名堂。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三十没有立起来,四十依然迷惑——为人活着的理由而迷惑、为文字存在的价值而迷惑;为一个生命成长的未来而迷惑、为一份爱的表达而迷惑;为这个时代的情状和运转而迷惑、为这个变幻莫测的星球而迷惑……

我喜欢这些迷惑,我沉醉其间,它们既是我写作二十年写不出名堂的原因,也是我一次次拿起笔来的缘由。我相信,这些迷惑将会一直伴随着我,直至生命的终点;我也相信,我的每一次书写,都与这些迷惑息息相关。

我的职业是文学编辑——我很庆幸有这样一种职业,它让你的工作和爱好如此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不分彼此——而写作,是我职业的“副产品”,这里边包含有美食家和厨师的关系,也包含有裁判员和运动员的关系。我的意思是说,看多了、读多了别人的作品,你就想挽起袖子上阵,自己也来写写;或者说,天天评判别人的菜做得怎样、别人跑得快还是慢,自己也做一手菜、跑一跑看看,到底如何。

写作就这么开始了。写了这么多年,文字慢慢挤满电脑的文件夹,像农人堆满粮仓的粮食,像孩童储满存钱罐的零花钱。将它们拿出来,变成一本书,算是一个总结,然后重新开始。

如果说我在写作上有那么一点“野心”的话,是在小说和评论上,为这“野心”,我匹配了相应的精力和时间,以及内心的紧张。这本书是我小说和评论之外的散文集子,所以我的散文写作,便没有写作小说和评论时的那种“用力”和“剑拔弩张”,一切显得那么风平浪静、波澜不惊。至于说它们是否写得好,价值如何,我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一点:它们的每一个字都来自我激动的内心和诚实的表达,我看到的,我听到的,我想到的,如实奉告。

我将这本书编辑为“记忆与现实”“情感与理智”“读书与游历”三辑,这些标题涵盖了我四十岁之前的岁月和经历。我重新读它们时,我仿佛将我已经逝去的人生又过了一遍,也希望读到这些文字的您,会从这里边找到自己的过往的日子。

感谢读到这些文字的人们!感谢为这本书的出版付出汗水的老师和朋友们!


           (注:这个小文本来是为一本书写的后记,后来没用上,贴在此以示纪念)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